当前位置: 教育装备知识百科网-www.ahjyzb.cn> 教育装备百科> 女人的诗,女性诗词,让我们看见古代女性的爱与悲欢

女人的诗,女性诗词,让我们看见古代女性的爱与悲欢

发布日期:2021-12-03 10:36:20 来源: 编辑: 阅读: 2736

古代男尊女卑,女性地位低下,推崇女子无才便是德。虽然如此,在历史长河中,依然出现了不少女性诗人,她们以手中的笔,写尽了生活与情感,也写尽了人生,尽管时光逝去,伊人不再,却仍能从那些诗词里,一窥她们当年的风采与悲欢!

谢道韫

谢道韫是魏晋时才女,出生望族,是东晋时有名的女诗人。

峨峨东岳高,秀极冲青天。

岩中间虚宇,寂寞幽以玄。

非工非复匠,云构发自然。

器象尔何物,遂令我屡迁。

逝将宅斯宇,可以尽天年。

——《泰山吟

谢道韫的诗,以冲淡的笔触描写大好河山,流露出人文情怀。她为泰山的美而折倒,那巍峨的泰山,灵秀直冲青天。它的岩洞仿佛是天然的宅院,寂静而幽深。绝非人间工匠所造,却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它的气象到底是什么?竟使人魂牵梦萦。诗人决定要搬到泰山生活,远离尘世,在自在风光绝佳的地方,颐养天年,颇有隐士之心。

卓文君

卓文君素有美名,与司马相如的爱情故事更是家喻户晓,只是节节高升的司马相如渐有异心,而文君没有哭闹,而是写诗来表达自己的决绝!

皑如山上雪,皎若云间月。

闻君有两意,故来相决绝。

今日斗酒会,明旦沟水头。

躞蹀御沟上,沟水东西流。

凄凄复凄凄,嫁娶不须啼。

愿得一心人,白头不相离。

竹竿何袅袅,鱼尾何簁簁!

男儿重意气,何用钱刀为!

————《白头吟

爱情应当如山上白雪一样纯洁,像云间明月一样皎洁。听说你有二心,所以来与你决裂。今日就如最后的聚会,明天便分外沟头。缓缓地走过沟去,沟渠里的水流一去不返。嫁娶时不用哭啼,只愿得一心人,相携到老。竹竿纤细,鱼尾跃水,男子应当珍惜情义,失去爱情,再多的钱财也不可挽回啊!

诗人一边劝夫君,一边却表明自己的态度,虽然我珍惜这份情感,但也绝不允许尊严被践踏!

班婕妤

班婕妤是汉成帝的妃子,她多才而贤良,自赵氏姐妹入宫后,失去宠爱,但她坚持自我,宠辱不惊,不屑于宫斗。

新裂齐纨素,鲜洁如霜雪。

裁为合欢扇,团团似明月。

出入君怀袖,动摇微风发。

常恐秋节至,凉飚夺炎热。

弃捐箧笥中,恩情中道绝。

——《怨歌行

班婕妤以团扇来比喻失宠无爱的女子,立意新奇而自然。刚刚裁好的细绢,如霜雪般洁白。将它裁制出合欢团扇,就像明月一般浑圆美丽。跟在你身边,摇起来微风拂面。最怕的是秋天来临,清凉代替了炎热,不再需要团扇了,就将它丢弃在竹箱,恩情断绝!

这样一个聪慧识大体的女子,虽是不争,心里也难免不感伤吧?

蔡文姬

蔡文姬为东汉末年有名的才女,其父蔡邕,更是大文学家。文姬受其影响,博学多才,却命运坎坷,曾被虏至匈奴,后得曹操敬仰,重金赎回。她的诗里,极富现实主义,可谓字字含泪,句句泣血。

城头烽火不曾灭,疆场征战何时歇?

杀气朝朝冲塞门,胡风夜夜吹边月。

——《胡笳十八拍

城头的烽火一直没有熄过,战场上的厮杀何时才能停止啊?杀气朝朝冲着塞门,异域的风夜夜吹着边塞的月亮,生灵涂炭的大地,处处是苍凉,凄惨,战争给人们带来了多少的灾难啊,为何就不能停止呢?诗人的这一声呐喊,穿越千年时光,至今仍使人震撼,唏嘘。

鱼玄机

鱼玄机是唐代著名的才女,情路坎坷,最后亦死于孽情,令人唏嘘不已。

羞日遮罗袖,愁春懒起妆。

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。

枕上潜垂泪,花间暗断肠。

自能窥宋玉,何必恨王昌?

——《赠邻女

美丽的邻家女子,白日用罗袖遮起面容,伤春而懒于装扮。她的心事只有自己知道,世间求得无价之宝,也不是什么难事,却不易遇到情深义重之人。在枕上偷偷落泪,在花间更是断肠。其实,有这样的才貌,即使宋玉也是能求得的,又何必在乎王昌的态度呢?

女子,一旦陷入爱情里,便难以自拔,所遇非良人,更是无奈。

李冶

李冶也是唐代的才女,被家人遗弃,在道观中长大,一生恣情放纵,堪称风流。不过,历经世事后的她,写了一首很有辨证色彩的诗。

至近至远东西,至深至浅清溪。

至高至明日月,至亲至疏夫妻。

——《八至

最近也是最远的方向是东西,最深也是最浅的是清溪。最高最明的是日月,最亲密,也是最生疏的是夫妻。

简短的几句话,写尽了世间夫妻的真实关系。情浓时,山盟海誓,生死不分离。而渐渐冷淡时,都懒得多看一眼。这不正是从古至今,无数夫妻的状态吗?没有过婚姻的李冶,却在一次次的相爱与分离中,领悟到男女关系的本质,这是幸运,还是不幸?

薛涛

薛涛为唐代乐伎,蜀中女校书,蜀中“四大才女”之一。薛涛情史丰富,半生繁华,最后出家为道。

水国蒹葭夜有霜,月寒山色共苍苍。

谁言千里自今夕,离梦杳如关塞长。

——《送友人》

水国的夜晚,霜重寒冷,凄冷的月色与夜幕里的青山融在一起,不尽苍茫。谁说友人离别今夜开始了?可叹离别后连相逢的梦也没有,它竟像遥远的边塞一样。

诗人是在想念着谁呢?她没有说明,寂静的秋夜,任思念洒了一地,清寒沁人,可知思念的人到了何处?是问明月,还是青山?没有答案。

李清照

宋代才女李清照被誉为“千古第一女词人”,她词作之多,件件皆是精品,令人叹为观止。

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。

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

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

——《如梦令·常记溪亭日暮》

常常记得在傍晚的溪边游玩,忘记了要回家。一直玩到很晚了,没有兴致才乘舟归去,却不留意误入了荷花深处。奋力把船划出去,加油!动静太大,惊起了一滩水鸟

这是李清照少女时代的词,明快,活泼,让人感慨不已,真希望她永远是那个无忧无虑,幸福快乐的女孩啊!

朱淑真

朱淑真的人生,亦是不幸的。虽然有才,却不得家人支持,加上婚姻不幸,使她早早离世。

连理枝头花正开,妒花风雨便相催。

愿教青帝常为主,莫遣纷纷点翠苔。

——《落花》

连理枝头花儿开得娇艳,无情的风雨便来摧折。看在眼里,更令人怜惜。作者感慨不已,真希望掌管春天的青帝长久主持,以免娇美的花儿落在青苔上。落花仿佛女子身不由己的命运,她为落花而忧愁,其实亦是自伤。

严蕊

严蕊是一名营妓,受牵连入狱,却不肯出卖朋友,此等气节,令人佩服,她对自由的向往,更令人同情。

不是爱风尘,似被前缘误。

花落花开自有时,总赖东君主。

去也终须去,住也如何住!

若得山花插满头,莫问奴归处!

——《卜算子·不是爱风尘

不是我喜爱风尘,而是被命运捉弄啊。花落与花开自有定数,都是东君的安排。该离开的会离开,否则如何待下去?如果有一天能将山花插满头,不需要问我的归处!

她的归处,在那山花烂漫处!身在红尘,她却光明磊落,心怀坦然,上苍又怎么忍心对这样的女子太狠心?

黄娥

黄娥,蜀中四才女之一,与大才子杨慎为夫妻。后杨被贬云南,黄娥等了丈夫数十载,矢志不渝,忠贞的爱情成为一段佳话。

雁飞曾不到衡阳,锦字何由寄永昌?

三春花柳妾薄命,六诏风烟君断肠。

曰归曰归愁岁暮,其雨其雨怨朝阳。

相闻空有刀环约,何日金鸡下夜郎?

——《寄外》

大雁飞到衡阳就不再南飞,我的书信怎样能寄到你的戍地永昌?我命薄如春天将残的花柳,而你在六诏的风烟中空断肠。说归来,又一年过去了还是没有归,说下雨,却仍是艳阳高照。我们曾相约归期,可是赦免的诏书何时才能下夜郎呢?心里有多少忧愁和不甘,又有多少的期盼啊!一次次的希望落空,却仍不肯死心啊。

秋瑾

清末著名的民族英雄秋瑾,目睹山河破碎,内忧外患,不由得痛声疾呼,以一腔热血,为国家为民族付出了宝贵的生命。

小住京华,早又是中秋佳节。

为篱下黄花开遍,秋容如拭。

四面歌残终破楚,八年风味徒思浙。

苦将侬,强派作蛾眉,殊未屑!

身不得,男儿列。心却比,男儿烈!

算平生肝胆,因人常热。俗子胸襟谁识我?

英雄末路当磨折。莽红尘何处觅知音?青衫湿!

——《满江红·小住京华

在京都小住了一段日子,又是中秋节了。篱下开遍菊花,秋天明净如拭。国家四面受敌,八年来总思念着故乡浙江的风土人情。我不屑做一个享受安逸的贵妇,虽然身为女儿,却有着男子一样的雄心壮志,侠肝义胆。俗人不能理解我啊,英雄末路时,难免受到挫折,尘世之中,哪里才能找到知音呢?不由得泪湿衣裳。

每每翻到那些女性所作的诗词,不禁感慨。她们有着不逊于男儿的才华,挥毫泼墨间,人生更加多姿多彩,纵使天不垂怜,命运多舛,却从未忘却初心,从不自弃,以手中笔,写平生志,记录下半世悲喜。恍惚间,她们的身影,从历史深处,款款行来,竟那般真实......

-作者-

禾雨,喜欢诗词的女子,在四季中寻找一个个美丽的细节,愿时光留下温暖的记忆。

本文标签: 也是 的是 才女

用户评价

评论内容不能为空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www.ahjyzb.cn All right reserved. 教育装备知识百科网-www.ahjyzb.cn

备案号: | | 网站地图

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爱好者及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,立即处理。